母亲与茶

发布:2019/5/15 6:14:41  来源:曹妃甸报  浏览次  编辑:赵自力

印象中,母亲一直喜欢茶,她会采茶,懂做茶,更会品茶,一生与茶结下不解之缘。她对茶,就像对孩子们一样喜爱。

在我们老家,父母开荒种了几十棵茶树,后来渐成规模,就形成了一片小茶园。茶园在菜园旁,母亲常常是忙完菜园去茶园,几十棵长势旺盛的茶树,在母亲眼里是菜,更是花。

每年谷雨前后,母亲必定在一个晴朗的日子去采茶叶,她管开年第一次采的茶叶叫摘头茶。忍了一冬的茶叶刚刚冒出嫩芽来,叶小又厚,芽嫩又粗,轻轻一捏都能挤出水来。

俗话说,头茶好喝不好摘。由于是刚冒出的嫩叶,采摘起来不上手。母亲却总是耐着性子,不紧不慢地采,采完一棵接着去采下一棵。一把把嫩叶纷纷落进筐里,母亲戴着草帽,站在茶树丛里就像一朵茶花。母亲往往要花几天才把头茶采摘完,到了晚上她和父亲就着柴灶做茶叶。采摘的鲜叶杀青后,最费工夫的就是把鲜叶慢慢炒香,父母轮流用双手不停地在铁锅里上下翻炒,直至茶叶变形卷起。接着是技术含量最高的工序,用小火慢慢烘焙茶叶,双手须不停地揉捻,直至茶叶渐渐成条。火候和揉捻力度都要恰到好处,揉轻了达不到成形效果,揉重了容易揉碎。一锅茶叶,得用一个多小时慢慢烘干。刚做好的茶叶,起锅后还要立即摊开晾干,捡去黄片后,头茶就大功告成了。这时,经常看见母亲抓一把头茶,放在鼻下闻闻,一脸笑意。

头茶味香,口劲大,还耐冲,母亲一般是舍不得喝的。有邻居来串门,母亲必定拿出珍藏好的头茶来待客,在客人“好茶,好茶”的赞叹声中,母亲细细品味自己亲手做的茶,满足的喜悦如茶香一般飘了一屋。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也喜欢喝茶,当我把包装精美的茶叶带回家时,母亲却不喝茶了。母亲患了高血压和糖尿病,晚上睡眠质量也不好,医生建议她尽量少喝茶。从此,母亲就改为喝白开水了。喝白开水的母亲,却还一直坚持采茶、做茶。知道我也喝茶后,母亲每年都会做茶让我带点回小城,那些香味四溢的绿茶,一直陪伴着我走过春夏秋冬。

现在,我家的冰箱里还珍藏着母亲做的茶,我特别喜欢饭后品茗几杯。母亲的茶,除了茶的清香外,还有一种我说不出的特殊味道。我想,那应该就是母亲的味道吧。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09 Cfd1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