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小屋

发布:2019/5/10 10:30:43  来源:曹妃甸报  浏览次  作者:翟书君

七月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去串亲,穿行于杨柳依依浓荫覆盖的路上。“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哼着京戏《三家店》的唱词,摇头晃脑,自我陶醉,惬意极了,蹬车的速度也快起来。

这是宁静的夏天,本来好好的,说变脸就变脸,一道电闪,一声闷雷,像发号施令,呼啸急促的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地扫来,一团团墨一样的云翻滚发酵似的压来,黑云压城。顷刻,天地一片昏暗。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挨店,自己又没带防雨的雨具,手脚一阵慌乱,心突突几乎要蹦出来,慌乱中,我看到路旁那间熟悉的小屋,一声欢叫,跌跌撞撞,一头钻进去。屋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一切都被扭曲变形,倘若没这个小屋……思绪又回到了从前:这条路我常来常往,也常常瞥见路旁这间小屋,红砖头,小、丑而且破旧,有谁会正眼瞧它呢?在人们的记忆中,它就两个字——没用。这时我想起了和我住的不远的张大伯说的话,世上没有没用的东西,只是还没到用它的时候。

我有一个不良的习惯,常常把一些看似没用的东西扔掉,张大伯看到后总会说:还是留着好,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呢。

有用?有啥用?嘿嘿,没有的东西,都去你的吧,拜拜。我把张大伯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说一件事,你听后肯定会捧腹。去年腊月一天的中午,家里唯一一把有些破旧的扫帚被扔到了门外垃圾桶旁。第二天早晨睁开眼:呵!漫天洁白,几棵小树恰似梨花开,一夜,雪下了足有一尺。下雪得扫雪啊,扫雪得用扫帚啊,可是,扫帚呢?我摇摇头咂咂嘴推开大门,噫?门旁边靠着一把,我看了又看,这不正是我昨天扔掉的那把扫帚么?我疑惑地打量四周,不远处扫雪的张大伯正冲我嘿嘿乐着。

一切都明白了,明白,也幻化出一个圆圆的符号。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09 Cfd1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