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登曹妃甸岛

发布:2019/5/10 10:29:28  来源:曹妃甸报  浏览次  作者:杨海光

我的老家柳赞村座落在渤海边,溯河畔,我的父老乡亲们祖辈靠下海捕鱼维持生计。曹妃甸岛的周边海域,就是他们的传统渔场。渔船自溯河码头出海,虽然用不了两个钟点就能到曹妃甸,但因工作关系,截至这次撰文为止,我仅有四次机会曾登过这个充满神奇色彩、蒙着神秘面纱的小沙岛。登岛时间不多,却每次登岛都有不同的见闻,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收获。

第一次登岛在60多年前的春季的一天。当时我还是个八岁的孩童。出于好奇心在我的迫切要求下,正在准备扬帆出海的父兄,答应让我上船去小岛游玩。

这天天气不错。春光明媚,风平浪静,海面上不时有白眼鱼跃出,有海鸥在碧空飞翔。我问父亲:“爸爸,小岛啥模样呀?”父亲这天心情很好,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我又问:“那小岛为啥叫曹妃殿呢?”爸爸很开心的一笑,给我讲述了岛名的来历和精彩神奇的故事。

传说,唐朝初年,唐王李世民为了开拓大唐疆土,亲自驾龙舟率战船跨海征东。随其征东的有一位曹姓妃子,美貌无双,学识超众,吟诗作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贤惠温柔,又善歌善舞,深得唐王宠爱,唐王得到曹妃百般体贴,又善听曹妃要关心将士疾苦的建言,一路上雄风大展,战力无穷,就连翻飞的海鸥和跳跃的浪花也为征东海上大军欢歌起舞。征东大捷。唐王率战船凯旋时,却遭遇了一场特大风暴潮。苍茫大海,昏天黑地,巨浪翻滚,冲得战船七零八落,处在船毁人亡的险情之中。挨上这么大的风暴潮,本来身体虚弱的曹妃,又惊又怕,呕吐不止,身子着实难以支撑,躺在唐王怀中,欲哭也无泪了。唐王下命将船驶向浅海,寻找避风港湾,此时,曹妃睁开眼睛,说道:“眼前霞光映照,金光四射,正是我该在的地方!”唐王抬眼望去,果然有一片仙境般的海上楼阁呈现眼前。他下令战船向此处驶去。这里原来是一座小岛,岛上长满了野花野草。唐王下令龙船靠岸,将曹妃扶下船来,安放在野花丛中,病危的曹妃慢睁双目,对唐王一笑说:“这是个黄金宝岛,请陛下赐我长眠此地吧……”她话音未落,气绝。唐王万分悲痛。下令将士们把曹妃安葬在小岛上,修筑三层大殿,并赐名这座无名小岛为“曹妃殿”。因善良的曹妃生前曾做过利国利民的事情,故海上渔民和四方游客纷纷前来拜谒,常年香火不断,为此还留下许多神话故事……

我凝神听着父亲讲故事,不知不觉渔船驶到了小岛。正值涨潮,露出水面的岛基长有15里,宽有7里。船靠岸时,我登上了小岛。比我长三岁的哥哥带我在岛上玩耍。见岛上生长着芦苇、盐蓿、茅草、野薯等各种野花野草,文蛤、海螺、杂蛤、毛蚶等各式各样的贝壳在阳光下闪着金光银光,耀眼夺目。远处,座落着几处渔铺,停泊着几艘渔船。由四棵木桩撑起的信号灯塔已被锯掉。原来是渔民民兵为了阻止日寇军舰航行而采取‘挖掉眼睛'的行动。后来,果然有一艘日本舰艇因无信号灯引航,闯入浅滩,被渔民缴获……在灯塔下我拾到了一块信号灯的玻璃碎片。我拿起玻璃碎片放在眼前,瞭望远方,只见大海海面五光十色,绚丽夺目,十分美丽壮观。我最感兴趣的是生活在小岛上的海鸥、野鸭、红嘴、叼鱼郎等各式各样的海鸟和它们下的鸟蛋。相隔不远,就可以拾到一窝鸟蛋。根据我的经验,凡是窝里蛋多的很可能是雏鸟要出壳,我就手下留情,放弃不拾,而窝中蛋少的,我就拣入篮中,回来煮着吃,其味道十分鲜美。然而,当我兴高采烈地拾鸟蛋的时候,却遭到海鸟们的严重警告和强烈抗议。它们盘旋在我头顶上空,大声嘶叫着,尤其是叼鱼郎鸟,不仅‘喳喳'叫着发出警告声,而且还勇敢地向我发起进攻。只见它大声叫后,便一声不响的合拢双翅,俯冲到我头顶上,突然‘喳'一声,想叼掉我脑袋,为其子女报仇……长大后我才对海鸟们的行为深感不安和内疚。拾了一篮鸟蛋后,又采了些漂亮的野花,便回到船上玩耍,煮鸟蛋吃……

第一次登岛,我收获了神奇的故事和童年观海的乐趣。

第二次登岛时,我已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中学毕业后,我应聘到南堡水产中学任语文教师。后来,这个学校解散下马了,我就回乡务渔,在渔业大队做会计、干部工作。从此,也就成了名符其实的‘渔民',常有风里去浪里来的出海机会。那是在1966年夏末秋初,我们的渔业大队接受了一个任务:派船去曹妃甸岛,帮助正准备在岛南海域建设泊船港口的大港油田运送物料和打木桩,筑码头。

这天上午,我们渔业大队的几艘渔船,在大队干部的带领下,乘着顺风顺流,向曹妃甸驶去。机帆船速度较快,只用一个多小时,就在小岛靠岸了。我站在船头眺望时,发现此时的曹妃甸岛虽然“涛声依旧”,但岛的面积比我第一次登时似乎小得多了,岛上的野花野草还有成群结队的海鸟也少了许多。渔民们感慨地说:“风吹浪打,这小岛用不了几年,也就被海水淹没了!”

我们的渔船有两项任务,一是在靠岸的海水里打木桩,填沙草袋,修筑码头;二是由于大型货轮不能直接靠岸,其物资用我们的渔船倒运到岸上。修码头、建港口,利于国家航运,又方便渔民下海泊船,渔民们当然高兴。然而,当我们干得正起劲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潮,一下冲垮建设者们的美梦,这天下午,狂暴的海潮借着暴怒的大风,似千万只饥饿的下山猛虎,向小岛扑来。建筑材料被潮水冲得七零八落,四处漂游,岸上油田工人住的帐篷被狂风掀上了天空,工人们被潮水淹在水中呼喊着“救人”!在工人们命悬一线的危难关头,我们渔民们却显得十分冷静。干部刘志生、船长杨玉发下令船员们:“救人!”渔民们靠着渔家老祖宗传下来的“见死必救”、“同舟共济”的潜意识,凭着大智大勇的精神和战天斗海的丰富经验,与突如其的灾难展开了生死搏斗,奋力把所有油田人员救上船来,又抢救出一批贵重物资……这次大难,虽然损失了一批物资,但庆幸无一人伤亡。不过,自此后再也无人无力登岛做文章来了……这第二次登岛,让我收获了渔民精神,也收获了国力不强的思考。

第三次登岛是我约了几位跟我十分要好的渔民老伙计一同去的,没有特别任务,只是听河北省做为“一号工程”开发曹妃甸,在小岛周边海吹沙造地,建设大港口、大钢铁、大电力、大化工业,并且已初见成效。我们想来参观感受一番大开发、大建设场景。

那是在2006年秋季的一天上午,我们乘坐面包车通过通岛公路登上了曹妃甸岛,当车开上通岛公路时,我们几位老伙计就已经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议论起来:“我活了大半辈子,只知道海上能行船,做梦也梦不着海上能跑车!”

“是啊!不说别的事业,就修筑这条通向大海的公路,就是个天大奇迹了!”

“是啊,国家强盛了,办啥事业都有条件了!”

“不过,建设这条路上,曾遇到过大险情!”曾在海上抢救过61名游客的渔民老英雄刘凤忠价绍说:“这条通海公路是2003年农历正月里开始动工建筑的,全长37里。经过修路人们8个月的海上大战,公路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海上突然发现了特大风暴潮。狂风巨浪摧毁了路基,把439名施工的工人围困在工地上,眼看着被大潮吞噬。危难时刻,以孟凡帝为代表的渔家儿女,不顾风险,动员几十只机船,昼夜抢救,让439名施工兄弟姐妹一个不少的全部脱险,保住了生命,创造了世界救命史上的奇迹……

“路基冲毁了,凭借国家实力,次年就修好了!”老渔民刘志生感叹道:“奇迹,奇迹呀!”

我一声不吭,我想到了曹妃甸岛的开发,渔家儿女做出的贡献和牺牲,很想写些作品赞扬这群“大海骄子”们……

面包车开到港口码头附近停下来,我们下车观风望景,感到惊讶、震撼。昔日的小荒岛,经过建设者们吹沙造地,已经变得很宽敞了。岛上楼房、宾馆和干净漂亮的建筑群,一排排施工者的临时住所十分干净整洁。港口传来国内外轮船的汽笛声。因没有带身份证件,我们错失了进港口码头参观的机会,但能看到正在卸货装船的外国大型货轮……从与建设者们的自豪热情的交谈话语中,我看到了昔日小荒岛开发的美好前景和希望。

第三次登岛,让我收获了小岛开发的感动和因感动而创作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大海骄子》……

第四次登岛实际上是已经无岛可登了。

2018年8月19日,我与几位文友来曹妃甸采风的时候,我发现当年我曾拾柴草的荒滩已经变成了高楼林立、公路宽畅、绿树鲜花环境优雅的新城了。因为这里正在建筑能容纳几万名师生的大学校舍,所以我们当地人也称这座漂亮的生态城为“大学城”。当小车进入曹妃甸工业开发区的时候,面对一座座现代化建筑群和美丽壮观的周围环境,把我的脑海引入了难以言表的梦幻之中。国人正在这个荒岛上创造奇迹,奇迹已在这里诞生。我童年时乘船驶向小岛的那片海已经变成了陆地,与小岛连在了一起,从此小岛不孤独,曹妃娘娘也不再寂寞,接上地气了……

文坛的哥们儿们目睹曹妃甸开发盛况,心情都已经激动不已了。

在大型的现代化展览馆投影录像中,可见共和国的领袖们十分重视曹妃甸的开发利用,多位国家领导人曾在昔日乃是小荒岛的土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和重重的话语,并做出了开发小岛的宏伟蓝图,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要把唐山和曹妃甸建成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窗口、环渤海地区的新型工业化基地、首都经济圈的重要支点。”领导人的指示精神,正在伟大而辛劳的建设者们的实践和实现之中……

参观展览之后,我们驱车来到天然北方大港——曹妃甸港。这个当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提到的“建设北方大港”的构想,已经在新中国的发展中实现了。这个拥抱着世界的钻石级大港,正像蓝色钻石一样,闪闪发光,耀眼夺目。我们有幸能有机会站在港口码头上,零距离看到了外国巨轮上卸货工人们的忙碌景象,看到了在宏亮的汽笛声中,乘风破浪起程远航的中国巨轮的伟岸雄姿……

平时很少见识大海的文友们惊叹着北方大港的雄伟壮观,我却被港口内一处长着芦苇的小小土堆所吸引。四次登岛虽然已经不见岛,而这个小土堆让我眼前呈现了童年登岛的记忆情景。难道这个小土堆是有心人故意留下来的小岛印记,让人们不要忘记眼前的壮观情景,就是在这个荒寞的小岛上创造的人间奇迹?也许是吧。反正是我第四次登岛收获了认知小岛沧桑巨变的原动力,收获了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信念和决心……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09 Cfd1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